目前分類:2012 美麗的殘酷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美麗的殘酷,河床劇團,郭文泰,柯智豪

演出:河床劇團
時間:2012/05/04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蔡志驤

《美麗的殘酷》乃河床劇團於五月時上演的劇場,導演郭文泰以亞陶「殘酷劇場」理念做出發,將文本去除,以音樂做為劇場發展的動機,故全劇無任何對白,完全以音樂、聲響來引導觀眾。

從形式上看,可以看出《美麗的殘酷》確實依照亞陶的理念發展。首先,他們去除文本,這是亞陶論述殘酷劇場的核心之一,亞陶認為文本是形式化的存在,它限制觀眾的想法,劇場若要直達人心,就不能只藉由文字來訴諸,因為文字無法表達出人心中最深處的情感。河床依循此方向著手,但筆者認為對於「去除文本」這部分,只做到前半部,因為亞陶還認為必須將有聲語言形上化,以不尋常的方式展現,表達平常不表達的東西,使有聲語言能夠發揮原有的撼動力。但此部分演員並沒有表現出來。

另一方面,前述提到河床以音樂為劇本,但筆者認為音樂方面並無與亞陶所論述的相符。對於音樂,亞陶提出要發展一套以往人們不曾聽過的音頻,以尖銳、刺耳的聲音通過人體器官,進一步震懾人心。他在當時還提到為了營造不同的聲音,必須找出古樂器,或創造新樂器,筆者推斷,亞陶所說的音樂應該是更廣泛的聲響,而這種聲響還必須跳脫社會大眾的思維模式,簡言之就是幾乎不曾聽過、不曾想過的聲音,亞陶認為這樣的聲音可以更深層的觸動人心。但《美麗的殘酷》的配樂大部分還是有旋律性在,即便沒有旋律性,但其聲音仍建立於十二平均律上,並無跳脫現今大眾對音響的思維模式,與亞陶所論述尖銳、刺耳這種不和諧的感覺似乎也並無非常符合。

雖然如此,筆者在看完全戲之後,認為導演確實有達到震撼人心的效果,從舞台與燈光來說,筆者認為處理的相當好,他們搭設四公尺高的舞台,以西洋棋盤的黑白格子做為底色,舞台中間可讓演員穿梭,而與地板垂直的那面輔以投影燈光搭配演出,營造出詭譎的效果,而巨大誇張的舞台也呼應亞陶的理念。音樂雖然與亞陶之理念有出入,但與演員的搭配卻是環環相扣,旋律的部分相當優美,另一些不和諧的音響也營造不同的聽覺感受,這樣的音樂與音響引導觀眾的情緒,使其時而舒緩,時而緊張,不會讓觀眾一直處於不安、恐懼的狀態。也由於去除文本,只以音樂牽引,故每個人對劇場畫面、動作或演員之間的關係會有不同想法,而這些想法就是自己的生活經驗,這樣的劇能夠使每個人產生不同的共鳴,也進入他們自己的精神世界。
, , , ,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時間:2012.4.25 9:00PM
地點:景美人權園區中正堂
名稱:河床劇團 美麗的殘酷

我推開了一扇門,來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一座巨大的高台橫在我面前,上頭有著你、妳、他、她和它,以及偶然飄進的天空與花兒。沒有對話與旁白,只有一個個的畫面,隨著音樂緩慢動作。畫面看似有情節,人物也好像有個性,但當我試著尋找故事的意義,放進我所認為該是合理的解釋,卻發現沒有一個可以完全吻合。

原來,意義不是重點,感受才是唯一的指標。
, , , ,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該怎麼介紹河床劇團呢?
這是一個由中文很好的外國人—郭文泰所主導的劇團,作品風格強烈且鮮明,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你可能會說看不懂,但也有可能莫名感動不已。神秘、美麗、夢境、緩慢、哀傷、愛、殘酷、油畫般的質感….這些都是可能被用來形容河床的形容詞,這天與我同行的吉米布蘭卡說,這是她第一次看河床的戲,過去總覺得河床很”神秘”,令人又好奇又害怕。
我自己呢,第一次認識河床劇團,是在我國中的樣子吧? 有天在上學途中順手拿了一份破報在車上閱讀,看到他們在敦南誠品的藝廊有辦一個展覽,是用一位同樣很”神秘”的作家為文本,製作了大型的白巧克力雕像,我從小就很怕雕像,是連廟宇都不太敢進去的程度,但是我看著報紙上的黑白照片,那鹿頭還是馬頭的東西,深深吸引了我,我被那樣殘酷哀傷的美感所吸引,放學後,我興沖沖的把那篇文章拿給姊姊看,叫姊姊一定要去看,然後回來告訴我到底展什麼東西,我姊還很好玩的,真的跑去看了展覽,擅長畫畫的姊姊,還在筆記本上畫出展品,並一一向我說明 : 真的有點可怕喔! 我不怕雕像的都會覺得很想哭..。而多年之後,在去年的《開房間》戲劇節中,竟然出現了迷你型的巧克力雕塑!! 說真的那一瞬間我的眼眶濕了,雖然說那個巧克力雕塑沒有什麼好可怕的、也沒有什麼好哀傷的,也許,我是被我私人的回憶衝擊到了。
, , ,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4~5/6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生活的時候會想到詩。或是顏色。
  如果劇場沒那麼多的「表演」,世界是否會更真實一點?
  女人走出來脫下大衣剩下內衣,另一個女人向她噴水,又在她身上畫血。把手探進洞裡,上半身留在台上,默默被餵進白色液體。(2010《electric x! 》片段)
  演員不用「表演」,只要讓物質流過身體,觀眾就能感覺。
  被困在玻璃罩裡呼吸都是白色空氣。帽子漏水的男人。女人從門裡往前走,門卻從後面跟上再把她困門裡。一個面無表情的女生躲在可愛偶頭下面。(2010《electric x! 》片段)
  河床總是以瑪格利特式的超現實畫作異想打動觀眾。劇場五十分鐘裡,會有月亮、兔子、唱著童謠的女子。會有把頭躲回母親子宮的人們。
  如果可以讓腦袋放空,讓畫面流過眼前。眼淚就會流下來。
  就像樹離開葉片。
, , , ,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戲劇的價值,在於它與真實及危險之間,保持一種神奇的、苦痛的關係。——安東尼・亞陶

郭文泰(河床劇團藝術總監)
X
柯智豪(歐噴愛隊長、曾獲金鐘獎最佳配樂、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
X
何采柔(視覺藝術家,曾獲神戶雙年展優選、MFAnow國際繪畫大獎)

美麗的殘酷,亞陶,阿鐸,郭文泰,柯智豪

渴求創新,與古典的思考和表現形式決裂,身體與心智的瘟疫迸發出詩意的可能性。再也沒有蒙塵的傑作。再也不向語言和理性思維的霸權低頭。讓死者讓路給活著的——我們、當下。安東尼・亞陶以其前瞻性的宣言《劇場及其複象》拉開革命的序幕,《美麗的殘酷》從意象劇場的概念出發,以柯智豪的弦樂四重奏為演出文本,繼續亞陶對劇場形式的探索,劃破人工的現實主義表象,抓住脆弱的生命核心。服裝。影像。音樂。畫作。雕塑。這是一個穿越知覺之門,陷入未知的邀請。這是沒有未來的未來。
, , , , , ,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河床劇團將在5/4~5/6於兩廳院實驗劇場推出2012全新製作《美麗的殘酷》,本劇由郭文泰導演執導,以亞陶(或譯阿爾托)為創作發想,誠摯地歡迎對表演有熱情的你加入我們 !排練期從2月中至演出前(實際排練日期及時間將依導演需求和演員協調後確認)。

◆甄選時間:2/11(六)中午12點開始
(每人約十分鐘,將於收到報名表後回覆報到時間)

◆甄選地點:河床劇團排練場(台北市中華路一段85巷6號3樓,捷運西門站二號出口步行約7分鐘)

◆甄選項目:請準備2分鐘片段,如肢體動作、舞蹈、歌唱、表演或其它……

◆報名方式:請上網至http://www.lanyuanhung.com/audition.doc 下載報名表,填寫後寄至riverbedtheatre@gmail.com,主旨請註明「《美麗的殘酷》演員甄選」,若2天內未收到回覆,請來電確認;但若於年假期間報名,將統一在1/30回覆)。報名時間至2/9(四)下午5點為止。

聯絡人:葉小姐(02)2389-0255


, , ,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