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媒體報導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把剧场当作包容无限的艺术品来雕琢,打破一切艺术门类的框定,或许就是河床剧团所说的「总体剧场」?在河床的剧场里会出现以下状况:演员从小门钻入舞台中央、九十度垂直于地面的打字机自己发出声音、女人潜入箱子、头颅从楼梯中横向钻出、鱼开口唱歌、人幻化为鸟飞行在空中、莎士比亚可以高高低低、胖瘦高矮同时出现在舞台上……你永远都猜不到剧场里还会发生什么样的梦境,又恰如生活本身。

因为还无缘在现场感受河床剧团的作品,所以借助一些图片、文字和影像,我们很不安地写下了一些问题,也藏起来了一些问题。问题越多越具体似乎也衍生了更多的疑惑和误解。以为他才是那个提出问题的人,他似乎把剧场当作一场行为艺术或是装置艺术,其中隐密地直白地在探问着生命,而这探问是要带着我们一起去问,而不是去回答。

在还没看过的时候,我会这样去理解,他想带给观众的是一扇开放的门和门外的未知世界,那里也许有很多奇怪的梦,有些会让人沉默、心碎、或是?變成雲的男人-河床劇團.jpg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You never forget your first time. My first encounter with Riverbed Theatre (河床劇團) was at the Eslite Bookstore (誠品書店) on Dunhua South Road (敦化南路) in October 2006 when they were performing The Man Who Became a Cloud, a piece about Belgian surrealist Rene Magritte.

For more than a decade, artistic director Craig Quintero and his team have put together some of the most visually stunning — and disturbing — productions seen in Taipei’s smaller venues. Some have examined the lives of famous people — Magritte, US theater director Robert Wilson, Albert Einstein — while others have been harder to contextualize.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7年《爆米香》於亞維儂走索人劇院(Théâtre le Funambule)

''河床劇團如同超現實主義啟蒙者,冒著可能難以被普世接受的危險,挑戰貴族式艱深美學,最終卻還是成功地取悅觀眾,甚至可能遠超過他們預期的小眾目標。 ''--- Pierre Galaud於《馬賽人報》,2007年7月23日

(Le Riverbed théâtre se donne, comme les premiers surréalistes, le risque ''du plaisir aristocratique de déplaire'' mais réussie son parti de plaire.... au delà même, peut-être, de son desseins.-- Pierre Galaud, la Marseillaise, le 23 juillet 2007.)

''在理性與非理性間的極致旅行,在真實與夢境之間,《爆米香》是一場令人難忘的演出,因為它是無可言喻的。''-- Delphine Baugendre 於《啟幕三響》網路劇評報,2007年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