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殘酷,河床劇團,郭文泰,柯智豪

演出:河床劇團
時間:2012/05/04 19:30
地點:國家劇院實驗劇場

文 蔡志驤

《美麗的殘酷》乃河床劇團於五月時上演的劇場,導演郭文泰以亞陶「殘酷劇場」理念做出發,將文本去除,以音樂做為劇場發展的動機,故全劇無任何對白,完全以音樂、聲響來引導觀眾。

從形式上看,可以看出《美麗的殘酷》確實依照亞陶的理念發展。首先,他們去除文本,這是亞陶論述殘酷劇場的核心之一,亞陶認為文本是形式化的存在,它限制觀眾的想法,劇場若要直達人心,就不能只藉由文字來訴諸,因為文字無法表達出人心中最深處的情感。河床依循此方向著手,但筆者認為對於「去除文本」這部分,只做到前半部,因為亞陶還認為必須將有聲語言形上化,以不尋常的方式展現,表達平常不表達的東西,使有聲語言能夠發揮原有的撼動力。但此部分演員並沒有表現出來。

另一方面,前述提到河床以音樂為劇本,但筆者認為音樂方面並無與亞陶所論述的相符。對於音樂,亞陶提出要發展一套以往人們不曾聽過的音頻,以尖銳、刺耳的聲音通過人體器官,進一步震懾人心。他在當時還提到為了營造不同的聲音,必須找出古樂器,或創造新樂器,筆者推斷,亞陶所說的音樂應該是更廣泛的聲響,而這種聲響還必須跳脫社會大眾的思維模式,簡言之就是幾乎不曾聽過、不曾想過的聲音,亞陶認為這樣的聲音可以更深層的觸動人心。但《美麗的殘酷》的配樂大部分還是有旋律性在,即便沒有旋律性,但其聲音仍建立於十二平均律上,並無跳脫現今大眾對音響的思維模式,與亞陶所論述尖銳、刺耳這種不和諧的感覺似乎也並無非常符合。

雖然如此,筆者在看完全戲之後,認為導演確實有達到震撼人心的效果,從舞台與燈光來說,筆者認為處理的相當好,他們搭設四公尺高的舞台,以西洋棋盤的黑白格子做為底色,舞台中間可讓演員穿梭,而與地板垂直的那面輔以投影燈光搭配演出,營造出詭譎的效果,而巨大誇張的舞台也呼應亞陶的理念。音樂雖然與亞陶之理念有出入,但與演員的搭配卻是環環相扣,旋律的部分相當優美,另一些不和諧的音響也營造不同的聽覺感受,這樣的音樂與音響引導觀眾的情緒,使其時而舒緩,時而緊張,不會讓觀眾一直處於不安、恐懼的狀態。也由於去除文本,只以音樂牽引,故每個人對劇場畫面、動作或演員之間的關係會有不同想法,而這些想法就是自己的生活經驗,這樣的劇能夠使每個人產生不同的共鳴,也進入他們自己的精神世界。

總的來說,《美麗的殘酷》確實有達到亞陶想表現的感覺,河床以亞陶出發,但並非完全照著亞陶的觀點,他們加入了自己的精神、元素。真要追究,可以舉出許多細節與亞陶所論述的殘酷劇場不同,但若太過討論殘酷劇場的形式,可以說只是進入了另一個更大的框架,亞陶殘酷劇場的目的就是丟掉劇場一直以來給的各種限制,使人可以感受到戲劇背後要表達的情感,而這方面,河床作品《美麗的殘酷》做到了。

本文轉載自表演藝術評論台http://pareviews.ncafroc.org.tw/?p=2623&fb_source=message
, , , ,
創作者介紹

河床劇團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