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麼介紹河床劇團呢?
這是一個由中文很好的外國人—郭文泰所主導的劇團,作品風格強烈且鮮明,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你可能會說看不懂,但也有可能莫名感動不已。神秘、美麗、夢境、緩慢、哀傷、愛、殘酷、油畫般的質感….這些都是可能被用來形容河床的形容詞,這天與我同行的吉米布蘭卡說,這是她第一次看河床的戲,過去總覺得河床很”神秘”,令人又好奇又害怕。
我自己呢,第一次認識河床劇團,是在我國中的樣子吧? 有天在上學途中順手拿了一份破報在車上閱讀,看到他們在敦南誠品的藝廊有辦一個展覽,是用一位同樣很”神秘”的作家為文本,製作了大型的白巧克力雕像,我從小就很怕雕像,是連廟宇都不太敢進去的程度,但是我看著報紙上的黑白照片,那鹿頭還是馬頭的東西,深深吸引了我,我被那樣殘酷哀傷的美感所吸引,放學後,我興沖沖的把那篇文章拿給姊姊看,叫姊姊一定要去看,然後回來告訴我到底展什麼東西,我姊還很好玩的,真的跑去看了展覽,擅長畫畫的姊姊,還在筆記本上畫出展品,並一一向我說明 : 真的有點可怕喔! 我不怕雕像的都會覺得很想哭..。而多年之後,在去年的《開房間》戲劇節中,竟然出現了迷你型的巧克力雕塑!! 說真的那一瞬間我的眼眶濕了,雖然說那個巧克力雕塑沒有什麼好可怕的、也沒有什麼好哀傷的,也許,我是被我私人的回憶衝擊到了。

《美麗的殘酷》沒有故事線,沒有強而有力的台詞支撐,演員的動作時而放慢,不經意的,想起好久以前發生過的事,一面看戲,一面在回憶裡打轉。有好幾個有點像符號又不是符號的物件出現,有些小段落你可能似曾相識,可是這一次又有點不太一樣。
舞台高聳、巨大,肩頸比較緊繃的人請往後排入座,喜歡強烈感受的請盡量往前,細緻而風格強烈的視覺設計,如果你是做設計或是搞美術的,真的可以嘗試進劇場看看,《美麗的殘酷》戲長僅一個小時左右,不要怕自己坐不住。
《美麗的殘酷》的演員是一群很漂亮的年輕男生女生,我剛進排練場時,看到他們正在暖身,原本我以為河床的戲文本方面會很深層,一開始還會有點懷疑”那麼年輕的演員,要怎麼懂得演殘酷呢? “
於是我問導演: “相較於其他的戲劇,河床的戲比較抽象,到底你是怎麼跟演員工作的呢?”

導演說: 不要去想所有動作所代表的意義,不要在追求意義中困擾自己,因為人生本來就沒有邏輯,一個很善良的人有一天出門然後被車撞死了,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一個好好的人,老的時候得了癌症,最後很痛苦的死了,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既然人生本來就沒有道理、沒有劇本,那我們也不需要去想,只要去感覺,其實河床的戲一點都不抽象,其他的戲劇演員必須去想像、去表演劇中的腳色,而河床的戲則是不需要,例如說,把盒子打開、拿出杯子、喝下牛奶….這些都是每個人都做過的事情,有什麼好演的,直接做就好了,所以我覺得河床的戲才叫”寫實的戲” 在舞台上發生的事情,都再平常不過了,只要靜靜的看就可以了,所以有時候會看到演員的動作放慢了,就是要讓觀眾不要想,而是去感覺…

導演霹哩啪啦講了這一大串,有好多我本來困惑的事情一下子解開了,呵,原來根本沒有文本,就算有,也是在心裡,難怪,在這樣的過程中,演員可以自行去品味,而不是去企圖做到一齣戲所要求的事情,難怪,當我被回憶給俘虜,也可能是導演的設計之一。 還有一點令我驚訝的是,原來舞台設計就是郭文泰導演本人,偶爾會找人合作而已,木工設計通通都自己來,十分忙碌。

這次《美麗的殘酷》還找來實踐服裝設計系的學生合作,一組學生負責一個角色的服裝,看排這天沒有著裝,很期待看到演出的樣子。

不過,還是要說一下,假如你有想去看這齣戲,記得前一天不要太晚睡,因為<<美麗的殘酷>>算是有點慢慢的,而且又沒有什麼台詞,所以很累的話還是會忍不住睡著,因此錯過了好看的畫面就真是太可惜了。


ps
萬物皆漲的年代,這兩年連看戲票價都漲價了,河床劇團很重義氣的沒有漲價,拍拍手。

本文轉載自每週看戲俱樂部 http://www.mjkc.tw/2012/05/blog-post_01.html
, , ,

riverb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